避税天堂不再霍尔果斯消亡史

编辑:昌金集团-游丽     来源:     分类:头条新闻

“避税天堂”不再:霍尔果斯泡沫消亡史


最近发生了很多大事,位于中国西北边疆的小城霍尔果斯就摊上了一件。

 

据媒体报道,自6月份以来,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包括冯小刚、徐静蕾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和持股的企业。因为申请注销的公司实在太多,《伊犁日报》的版面都快不够用了,据说仅8月27日一天,《伊犁日报》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霍尔果斯号称“西北避税天堂”,在其鼎盛时期,注册于此的影视传媒公司超过1600多家,而在近期的“注销潮”之下,一场经济寒冬已悄然来临。这座骤然崛起的边城可能已经被笼罩在经济衰退的阴影之中。


1

 

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霍尔果斯,这座城市从名字上就让人感觉很遥远,透着一股浓浓的异域风情。

如果从北上广深出发,那么首先要坐飞机到乌鲁木齐,再乘车向西奔行670公里,经过石河子、沙湾、奎屯、乌苏、赛里木湖,最后才能到达霍尔果斯市。霍尔果斯隶属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精伊霍铁路、连霍高速公路、312国道都在这里结束,再往西走就是霍尔果斯河,河对岸就是哈萨克斯坦地界了。

 

霍尔果斯总面积1908.55平方公里,和深圳差不多大小,下辖4个街道办事处、1个民族乡、1个牧场、2个兵团团场,常住人口8.65万人,是深圳人口零头的零头。这是一座典型的地广人稀的边城。

 

“霍尔果斯”的名称源出于蒙古语,原意是“地多干骆驼粪”。这个名字不太雅致,但这个名字是先民们最朴素的表达,喻义这里是“水草丰美的游牧繁盛之地”。此地于西汉宣帝神爵二年正式成为西域都护府辖地,唐代时又成为丝绸之路天山北路的一个重要驿站,其经济的支柱产业自古以来就是边境贸易。但是,影响边境贸易的最关键因素是政治稳定,而汉唐以下,中国西北边境时有纷乱,霍尔果斯的经济也随着和平进程的曲折而起起伏伏。

 

新中国建立之后,霍尔果斯由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中苏贸易的西部最大口岸,但1962年中苏关系恶化之后,这里的进出口贸易完全停止,直到1983年11月才重新恢复。

 

2006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共同开始建设一个跨境经济贸易合作区。这个合作区总面积5.28平方公里,其中中方区域3.43平方公里,哈方区域1.85平方公里,于2012年4月正式封关运营。

在这里,哈方对商品实行免税政策,中方对商品实行退税政策,中哈两国公民以及第三国公民都可以无须签证即可凭护照或出入境通行证出入,实现面对面的商品交易。2012年以来,这里累计出入人数已经超过2234万人次,2018年前七个月出入人数近250万人次,同比增长37.3%。

但是,真正让霍尔果斯经济被全国关注的并不是边贸,而是影视娱乐产业。

 

喜欢看电影的人可能会注意到,这几年很多上映的电影都与霍尔果斯有关,比如这几年大热的影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大闹天竺》、《火锅英雄》、《大鱼海棠》、《西游伏妖篇》、《战狼2》等等。冯小刚、范冰冰、吴秀波、黄渤、赵本山、李湘、刘涛、陈建斌、王学兵、张嘉译、徐静蕾、梁静、吴奇隆、陈坤、关悦、胡军、韩寒、宁浩、张猛、高希希等影视娱乐圈的大腕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在此地有过注册公司。除此之外,国内主流的电影公司超过一大半在这里注册了公司,其中包括光线华谊、博纳、乐视、嘉映、华策、欢瑞世纪、耀莱、和力辰光、大盛国际、喜天、和和、银润、联瑞等等。

霍尔果斯不是北京,这里没有北影、中戏,这座人口不足9万人的边城显然不可能成为影星辈出的城市,它也不是横店,这里并没有影视城。那么,为什么明星和影视公司都要不远万里地跑到霍尔果斯注册公司呢?


2


避税和上市绿色通道是最直接的原因。


 2011年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之后,霍尔果斯被列为新的经济特区,国税与财政部门联合下发通知,对这里实行“五减五免”的税收优惠,即政府规定目录内的企业(含影视、文化传媒服务业企业)五年内可免征企业所得税,五年后当地政府部门还将返还税收,最高返还比例达50%。

通常企业所得税率为25%,假设每年盈利都是1000万元,则企业10年内要缴纳税款2500万元。但是如果这家企业的注册地在霍尔果斯,那么则只需缴纳税款625万元,相差4倍。

 

而这并不是霍尔果斯优惠政策的全部。

 

政策规定,通过霍尔果斯当地企业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可以先缴后返,多缴多返,最高返还90%。政策还规定,霍尔果斯的企业如果排队上市,可以走快速通道,成功上市的还有50-200万元的奖励金可以拿。

 

想一想北上广深的工薪阶层为了5000元个税起征点的事情争论了多少年?证监会里排队的那些准上市公司又苦苦等待了多少年?而这一切在霍尔果斯都不是问题。

 

2015年10月,霍尔果斯在北京举办招商推介会,当时没什么人相信竟然有这样的优惠政策,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那边投资,但是有一家电影公司经过再三考虑,付诸了实际行动。不久,霍尔果斯登峰国际文化、霍尔果斯橙子映像、霍尔果斯春秋时代三家公司诞生,它们是《战狼2》的出品方。

2017年7月底,《战狼2》火了,霍尔果斯在北京的影视传媒圈里也火了。霍尔果斯的行政服务中心每天大清早七八点就排起了长队,队伍从大厅内一直排到马路上。工商营业执照的注册登记用纸几度告急,霍尔果斯工商局不得不向其他市工商局借纸。全市的宾馆、饭店长期爆满,写字楼供不应求,一个小办公室能注册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公司。

 

据伊犁州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末,霍尔果斯市注册企业859户,2016年注册企业2490户,2017年1-9月注册企业超过8500户,新增企业大规模爆发式增长。但这些企业中,实体经济企业仅有2%,98%都是没有实地经营的注册型企业,主要集中在广告影视传媒、股权投资、信息科技等经营地点不受地域限制的轻资产企业。

 

这些公司大多数都注册在同一个地址:霍尔果斯市北京路以西、珠海路以南合作中心配套区查验业务楼8楼。这些电影公司都在这个楼里办公吗?当然不是。这些公司都是空壳公司,根本没有员工在那里办公。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之下,大量的影视传媒公司在霍尔果斯注册成立,这也促成霍尔果斯诞生了一个很奇葩的产业——“注册业”。

这些“空壳公司”的注册、税收、账目处理等业务都交由财务公司代理,因此催生了大量的代理服务商。十年前霍尔果斯只有2家财务公司,而2017年全市有四五百家,都是2017年新注册的。

 

全国各地的影视公司蜂拥而至,管理配套跟不上发展速度,造成了大量的“一址多照”、逃税避税、会计信息造假、洗钱等乱象,于是2017年底,新疆广电局把办理影视行政审批许可的事项给暂停了。

 

今年初,增值税返还和个税优惠两项地方性政策也被叫停。


3


据霍尔果斯的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实现生产总值34.63亿元,比上年增加1.47亿元。霍尔果斯市实现生产总值14亿元,第一产业2.35亿元,第二产业0.9亿元,第三产业10.75亿元,三次产业结构是17:6:77 。

 

这组数据里没有提及增速,但增速其实是可以算出来的。根据上述统计数据,霍尔果斯2014年的GDP是33.16亿,那么它在2015年的增速是4.43%,而当年的全国增速为6.9%。显然2015年霍尔果斯的经济乏善可陈。


细看一下这组数据,当地的经济结构也很有问题。第二产业占比只有6%,全年工业增加值才0.9亿元,无论是基数还是占比,无论是额度还是增速,都相当衰落。而第三产业占比77%,可见当地的经济全靠第三产业支撑。

 

2016年,大量的外地公司纷纷前来注册,当地经济的变化堪称天翻地覆。那一年霍尔果斯生产总值39.05亿元,增速22.6%,其中第一产业6.50亿元、第二产业15.28亿元、第三产业17.27亿元,三次产业结构是16.6:39.1:44.2。这样的结构比例似乎优化了许多,但为什么一年之内变化如此巨大呢?这大概与霍尔果斯整体经济体量小,第二产业基数更小有关。

 

根据国家高层最初的设想,霍尔果斯的核心支柱产业应该是边境贸易,但中哈边贸2016年的数据不如人意,2016年的通关和对外贸易额度在下降,降幅达到22%。但是,2015年霍尔果斯财政收入5.85亿元,2016年达到14.37亿元,同比增长145.7%,翻番还不止,国税收入也从2015年的0.45亿元上升到2016年的4.03亿元,同比增长791.2%。考虑到2016年正是营改增试点全国铺开的时候,增值税由国税部门负责征收,那么统计口径的变化对霍尔果斯国税的超高速增长有一定影响,但霍尔果斯的抵税也从2.66亿元增加到了8.71亿元,这说明霍尔果斯在2016年新税源有一个天量增长。

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当年霍尔果斯各类市场主体总量22615户,注册资本3021亿元,同比增长177.7%、202.5%。要知道,2015年霍尔果斯各类市场主体总量只有859户。相比之下,2017年霍尔果斯工业增加值1.32亿元,仅增长19%,这个数据有些寒碜。这说明“五减五免”的税收优惠政策虽然带来了海量的金融、影视、文化、传媒、信息科技等第三产业,但这些新增企业对于当地的工业并没有产生直接贡献。

 

2018年4月11日,霍尔果斯政府终于下决心对“注册业”下狠手了。霍尔果斯政府要求企业注册“一址一照”、实体办公,并要求2118家企业税务自查。实体办公意味着要有实际经营地址,且根据公司业务量大小,要匹配相应的工作人员数量,这样一来,注册成本一下涨了十多倍。

 

在这样高昂的成本面前,许多小企业都关停了,因为税收减免已经不能抵消成本,但要想注销也很难,因为享受企业所得税免税备案的企业十年内不能注销。如果注销,则要查账,加入发现母公司有转移利润之类的问题,则主管部门会要求补税,金融类公司要全额补税,可能两三年都注销不了。可能有人心存侥幸想逃税,那么,结果参见范冰冰。

 

霍尔果斯“注册业”的繁荣与没落就像戈壁滩上的狂风,来到时候毫无征兆,去的时候无影无踪,风过之后却了无痕迹。

4


2016年8月18日,这是一个好日子。那天,范冰冰注册了霍尔果斯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她是法人代表。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范冰冰享受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直到2018年5月,她的好日子才到了头。


5月28日、29日,崔永元先后晒出几张演艺合同照片,范冰冰“阴阳合同”案曝光。5月29日,范冰冰工作室义正辞严地回应称,范冰冰及其工作室从未通过“阴阳合同”方式签约,并称崔永元破坏商业原则,涉嫌侵犯合法权益,散步谣言,构成诽谤。但这个国庆假期里,崔永元获得了10万元奖励金,范冰冰再也没工夫去起诉崔永元诽谤了,她在忙着变卖豪宅交罚款。

回顾当时的事情经过我们发现,崔永元公布合同照片之后,第一个表态的税务部门是国家税务总局。国税总局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依法开展调查核实,并严格依法处理,随后才有无锡市滨湖区地税局介入此事调查取证。

 

是的,范冰冰的工作室不在北京,不在上海,而在无锡,因为在霍尔果斯之前,无锡对这类影视明星工作室的税收优惠政策是最大的。

 

范冰冰有4家公司在无锡注册,当地政府设立了专项资金鼓励企业入驻,而且广电文化部门均有相应的补贴、扶持、孵化政策。在税务优惠上,影视业工作室可以免交企业所得税,且个人所得税低至3.5%。

 

除了无锡之外,浙江东阳也是中国影视产业的重镇,东阳专设试验区,对入区企业实施奖励政策,实行营业税、城建税、增值税、所得税“两免八减”。

 

青岛于2015年设立影视产业发展基金,每年10亿,期限5年,对影视项目进行投资。

 

诸如此类的城市还有海口、上海、广州,等等。

 

那么,中枪的为什么是霍尔果斯?

答案其实也并不复杂。

 

通常来说,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并不仅仅是为了税收,所以有时候地方政府宁愿损失一些税收,然后用其他的增收渠道来弥补这部分损失,这种增收渠道有可能是这个产业的品牌效应,有可能是GDP增长,也有可能是房地产升值。但影视公司能否为当地的发展带来正面促进作用,关键要看它带来的文化产业能否扎实落地,因为影视公司是文化产业,注重的是无形资产,如果项目不能落地,那么对当地是起不到实质性的推动作用的。

 

从影视产业的资源角度来考虑,北京、上海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在那里不仅汇聚着大量的影视产业人才,也汇聚着大量的资本。如果所有城市都没有税务优势,那么任何一家正常的影视公司都会优先考虑在京沪两地去注册,而即便有了税务优势,也不会有哪家正常的影视公司优先考虑在霍尔果斯办公。

 

无锡、横店、青岛、海口、广州、上海都有落地的影视城,而霍尔果斯什么都没有。

 

2017年,当霍尔果斯影视业泡沫最严重的时候,神州易桥董事长彭聪说:“最近在网上流传,说霍尔果斯贡献了影视半壁江山,但是并不完全准确,应该是另外半壁正在来霍尔果斯的路上。”神州易桥坚定看好霍尔果斯的未来,并认为霍尔果斯会成为未来中国最大的影视基地和拍摄基地。

 

今年5月,神州易桥公告称,要以现金方式收购霍尔果斯并购基金持有的快马财税60%股权。7月初,神州易桥更名“顺利办”,这是一个好名字,然而收购的事情却被深交所问询了。今天,这家A股上市公司股价跌到了5块钱,而在2017年,股价还曾经是13块呢。

 

这是另外一个悲伤的故事,这里就不展开说了。

 

霍尔果斯,离中国的经济中心实在是太遥远了,它的影视产业都是空转,根本无法落地。这些公司享受着霍尔果斯的税务便利,却从未给当地做过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事,当这个泡沫越吹越大时,破灭是它命中注定的归宿。

 

然而霍尔果斯影视泡沫破灭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加沉重的话题:中国的西部地区该怎么去振兴经济呢?

夏天的霍尔果斯,早上6点天亮,晚上10点半日落,11点才完全天黑,漫长的白昼总给人一种时间停滞的错觉。霍尔果斯的一天是从上午10点开始的,10点钟开门的生意人在当地就算勤快了。如果你想再早一点开始,那么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街上根本没有人。

 

这座和深圳差不多大小的城市里常住人口只有8.65万人,这里没有4G网络,没有滴滴打车,没有美团外卖,没有电影院,偌大的城市里只有一条主干道,六七条支线街道,如果你走路略快一点,两个小时也就逛完了。

 

在霍尔果斯,很多人可能无法理解,这是一个设立了8年的经济特区,它出台过一系列的优惠政策,招来过大量的空壳公司,公司法人里不乏社会名流,但现在这些人都回到北上广深去了,他们应该再也不会来了。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这些古老诗词里的诗意场景在霍尔果斯随处可见,非常真实,只是这并不足以让它成为一座影视之城,它的未来不在影视剧里。

 

霍尔果斯口岸有一点异国情调,有一些俄罗斯风格的建筑,在商业街上,能买到一些异国商品,比如俄罗斯套娃、哈萨克香烟、别致的香水和设计精巧的饰品。这里还有卖小商品的义乌人,卖皮草的东北人,卖鞋子的福建人,卖毛巾的山东人。

 

霍尔果斯什么都没有,除了贸易。


官方数据显示,中哈合作区自2012年4月18日正式封关运营以来,2012年共验放出入境人员17万人次,2017年达到554万人次,6年来共增长了32倍。截至2018年3月,合作中心出入境人数达1779余万人次,贸易额227亿元人民币,年均增长约为87%和225%。目前,中哈合作区的日客流量在2万左右。

 

在中国每一个强盛的时代,都有着经略西域的宏图,如汉之楼兰,唐之安西,毕竟这里是世界大陆商路的枢纽之一。在当代,这个宏图叫“一带一路”,希望未来霍尔果斯们能通过这个大战略,找到自己在当代社会分工中最合适的位置。


5

结语


6月以来,随着政策红利的消失、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的发酵以及行业监管的趋严,大量的霍尔果斯影视公司都在申请注销,这个迹象表明,曾经的“霍莱坞”泡沫破灭,即将归于沉寂。


那么,为什么霍尔果斯模式的影视城道路走不通?


根本原因在于霍尔果斯地理位置的偏远,本就不适合定位为影视城。它离中国的经济中心区太过遥远,而在国家高层既定的宏伟蓝图里,边贸才是霍尔果斯的立身之本,但遗憾的是,地方政府却执意要用优惠政策打开一个缺口,强行介入影视业赚一波快钱,那么在潮水退去之后,泡沫破灭是很自然的结果。


霍尔果斯影视泡沫的破灭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破灭如此之迅速,却出乎很多人的意外。可能按照某些始作俑者的想法,这个套路完全还可以再继续个几年,等泡沫更大一些之后再破也不迟。但是他们没想到霍尔果斯运气这么不好,恰好赶上了经济不景气的阶段。当下中美贸易战越来越激烈,传统制造业大滑坡,出口不振,内需拉动力不足,很多民企日子艰难,民间许多人一肚子不爽,而影视明星们此时不但继续拿着天价高片酬,还要玩阴阳合同偷税漏税,这样的局面岂能长久呢?子曰:“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这话在经济繁荣的阶段未必管用,但在经济不好的局面里则非常靠谱,纵然没有崔永元举报,范冰冰们也迟早要被查。


霍尔果斯之所以能在影视领域切两块蛋糕,这并不是它本身在这个领域有什么优势,相反,它在影视领域本就一无所有,那么强行用政策切两块蛋糕本身就已经赚到了,只是它之前预期的蛋糕更大一些而已。


明星资本的离去几乎必然会让这座边陲小城的经济数据出现下滑,至于损失,其实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换个角度来想,过去两年的超速增长本就不是它应得的,那么这一切本就是一张彩票。那一批空壳公司从来就没有带来多少额外的人口涌入,即便是2017年最火爆的时候,霍尔果斯也就十万人左右,那么影视公司们的退潮也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衰退。这一切只意味着爆炸式增长的霍尔果斯时代已经结束了,而往昔那个平静的边贸小城霍尔果斯在出走两年之后又回来了。


告别一夜暴富之后,霍尔果斯即将进入本属于它的正轨,但这一切并非终曲。


中国仍然有许多地方政府,正在酝酿着许多震惊世人的优惠政策,它们在等待下一个合适的时机,到时候再摸一张彩票。不要说不可能中大奖,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至于梦想破灭之后的一地鸡毛,它们是不怎么在乎的。








免费咨询电话:游丽 13816406377 / 021-61623013







本页标签:霍尔果斯 公司注销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0 9:38:43  【打印此页】  【关闭